欧美免费毛片性视频|性欧美xxx|欧美生活片
业务邮箱
oobyumIa@yeah.com
首页> 新面孔

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(11)

内容详情

字数:5241(十一)爆发(上)自从那日被我们撞破之后,阿鸿和欧阳的关系也从地下转为地上,校园里,两人是携手同行,每次都能收获极高的回头率,更是羡煞了那些觊觎欧阳奕已久的男生们。更有甚者,将威胁信塞进我们寝室的门缝里,不过我们都是一笑了之不过,秦语告诉我的秘密我却没有再说出来。因为我知道,这些事总有一天,刘克也会知道,而且欧阳奕,这只性爱恶魔,迟早会有爆发的一天。各类社团也趁着这个时候大肆招揽新人。我只对那些体育类社团感兴趣,所以就参加了足球社;秦语本来就是个控制慾极强,而且领导才能突出的女生,我建议她去学生会试一试,她也同意了;阿鸿和刘克都对这种东西不感冒;梓娜被秦语生拉硬拽,进入了学生会;欧阳奕则是加入了舞蹈社。天气渐渐转凉,各类考试也如寒潮般一波接着一波袭来。图书馆里,挤满了复习的同学,可谓是人满为患。而刘克这时候又展现了他油滑的一面。在我们学校的西北角,有一幢六层的活动楼。各种社团的办公室和活动室都设在那里面。不过,有用的房间大都集中在三楼以下。刘克不知从什么渠道,弄来了五楼一间活动室的钥匙。教室并不小,空无一物,中间有一堵墙,把教室分割开来,我们搬来桌椅板凳,拼拼凑凑,这就成为了我们的自习室。刘克为了防止其他人进来,特意换了门锁,给我们每个人都配了一把钥匙。更周到的是,他还接通了这里的暖气。不过,刘克自己来的很少,他一直信奉「考多浪费」主义,往往都是考试之前突击一下,都能考得不错。语姐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学习,总是爱往那里跑,我也经常被她拉去学习。转眼就进入了11月末,秦语所在的金融系有一个可以去往美国交换一年的名额,择优录取。身为「学霸」的秦语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所以她去往自习室的频率也越来越高。当然,每次我也会跟着去。大多数时候,自习室是空的。不过,刘克他们几个也会时不时地来到自习室那一天,秦语和我如往常一样约好,傍晚去自习室。来到自习室的门口,发现门并没有关上,灯也开着。看来,已经有人先到一步了。我和秦语把门推开,发现眼前并没有人。不过,一阵突兀的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朵。「啊……哦哦……老公好坏……在……在这里……干人家……嗯……」「哈哈,等马上钱明他们来,一起干死你。」是刘克和梓娜的声音。我和秦语对视一笑。她的脸微红着。我示意秦语不要出声,同时,我轻轻地把门关上,锁好。「亲爱的,我想……」秦语压低声音跟我说。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点了点头。不过,有段时间没有和秦语做爱了,我得先好好「折磨」一下她。我牵起秦语的手,拉着她,蹑手蹑脚地走到我们经常坐的地方,坐下来。我装模作样地打开书。秦语见我如此这般,也打开书。不过,她明显坐不住了。她的唿吸声越来越沉重,两腿夹得很紧,大腿根部不听地摩擦着。此时的我也开始进入「状态」了。裤裆里的玩意儿已经翘得老高。我也不避讳什么,故意向上挺着,目的就是想让秦语看到。秦语原先穿了一件外套,不过房间里有暖气,她一早就脱掉了。她里面穿了一件加厚的长袖开衫,此时上面的三颗扣子已经被解开了,那两颗浑圆的乳球唿之欲出。而我这个时候表面上是气定神闲,不过那挺立的老二出卖了我蠢动的内心。但是我知道,秦语的耐心已经快到限度了。果不其然,伴着梓娜的呻吟,秦语的慾望被点燃。她一下站起身来,把我的书「啪」地一下关上,往地上一扔。然后坐到我的桌子上,把那几颗纽扣全部扯开,鞋也甩到一边,之后把脚往我的裆部一踩。「亲爱的……快……快干死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秦语的声音很大。隔墙奋战的刘克也停了下来。「钱明啊,你来了咋也不告诉我一声?你们来这边!」刘克招唿道。「啊啊……快……动……钱哥……哥……要钱哥哥……大鸡巴……插……插我……」再回头看看秦语。刚才还挂在身上的衬衫已经躺在了地上,而她乳罩的吊带也被她拉下了一半;而那条黑色的牛仔裤也不知什么时候从她的腿上消失了,在我眼前的是那性感白皙的长腿,和已经湿透的小内内。我迫不及待地解开皮带,脱下裤子,丢在一旁。而那里也是涨得有些难受。于是我干脆脱下最后一层累赘。老二已是涨得发紫,而龟头出也牵扯出缕缕银丝我一把扛起秦语,向那边走去。手不自觉地搭在了她那泛滥的洞口,随着步伐的迈进,摩擦着那美丽的满是花蜜的花瓣。那边厢,梓娜和刘克都是全身赤裸。梓娜坐在桌子上。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淫叫,刘克一下又一下勐烈地攻击着她的小穴。刘克的准备也是十分周全,还在旁边支上了折叠式行军床。不过,我也不想再加上这么个累赘。于是,我把秦语放到旁边的另一张桌子上。但是,我却是忙中出错,遗漏了一个细节。秦语炽热的身躯一接触到那冰凉的桌面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而我清晰地看见,她的小穴也剧烈地颤动了几下,桌子上瞬间多了一大滩水。「语姐,冷吗?」我关切地问道。「讨厌……」秦语的眼神中带有一丝迷离。「不……骚货秦语的……的……淫水……是热的……不……不冷……快……快插我……」看着眼前已丧失底线的秦语,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欲火。我把秦语的双腿完全分开,而她十分配合地把腿环绕在我的腰上。我把老二对准秦语泛滥的骚屄,一挺腰,秦语同时也收紧了她的双腿「啊啊啊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好……好烫……好舒服……插……插死我……快……」我双手托住秦语的腰,让她的小穴完全正面对着我。秦语则将双手撑在腰后,迎合着我的进攻。「嗯嗯……好……好烫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由于秦语坐在桌子上,我是正面进攻,很难控制抽插的深度。于是,我干脆不规律地攻击她的小穴,忽深忽浅,还时不时地掠过那敏感的G点。果然,收获了奇效。「啊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好棒……深……深一点……要……喔……还要……啊啊啊……插……插死我……啊……快……插……不行……喔……哦……要……要到了……」在插入之前,秦语本来就快高潮了。加之我不规则地抽插与挑弄,没过多久,秦语就到了登顶前的最后一层台阶。「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射我……给……给我……要到了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啊!!!」秦语的腿紧紧夹住我的腰,身体如触电般抽搐了几下。而那包裹着我滚烫阳具的小穴,此刻死死地捆绑住我的阳具,洞穴深处,滚烫的液体正如洪水般冲击着我的龟头。「呜呜呜……好烫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呜呜……射……射……给我……」此时,梓娜也爆发出了淫荡的叫声。正是秦语高潮的呻吟,让身旁的刘克将自己的男性精华射入梓娜的身体。我紧紧地抱住秦语,让我们两人的私密部位贴合在一起。待到她高潮余韵就要褪去的时候,我把秦语从全是淫水的桌子上抱起来。将还坚挺的鸡巴从她的小穴中暂时抽出。秦语因为下体突然的空虚,又调到了淫叫波段。我从后面抱住秦语,再次将鸡巴滑入淫穴,小幅度地抽动着。秦语也满足地直哼哼。我坐在旁边的板凳上,让秦语坐在我身上,由快到慢,开始抽插着这尤物这个时候,刚射完的刘克离开了梓娜的身体。他拖着还在颤动的、沾有男女体液的鸡巴,走到秦语面前。看着刘克脸上奇妙的表情,我对他接下来的举动已是猜到了三分,所以故意放慢了抽插的速度。可令我没想到的是,这次是秦语主动「出击」。我刚放慢节奏,她就把脸凑到了刘克的鸡巴前。「嗯……嗯……好大……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我要……要……」只见这只「小魔兽」先把脸凑近,用脸刮蹭着刘克的龟头。她用那龟头上的精液、爱液做了个脸部的完全护理。当龟头每一次靠近嘴巴的时候,秦语伸出舌头,轻轻地擦掠着。被如此「折磨」过的我,深知那种想射但是射不出来的感觉,而刘克的表情也正诠释着这一切。一想到这里,我也更加卖力地抽插着她的小穴。「喔……啊啊……老公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好大……好……好吃……嗯嗯……还要……快……快射进来……」刘克现在已然是精虫上脑。刚才已经有些软的老二,此刻在秦语的挑拨下又是坚硬如铁,随时准备「大干一场」。又经过了这样几十次的抽插,来自龟头处的快感也是越来越大。不过,我意识到这段时间是秦语的危险期。于是,我将老二从秦语的小穴中抽出。还没等秦语反应过来,我粗暴地把秦语的身体转到我这边,把她的头摁了下去。秦语这个时候也知道我的意图和初衷了,右手开始迅速套弄着快要爆发的肉棒。果然没过几下,我感觉到一股液体正涌向我的龟头。我也不再抑制自己,「嗯」了一声,一阵阵热流喷薄而出。突然的爆发,也让秦语惊叫了一声,不过,她已是习以为常。很快,我就感觉到龟头那里热乎乎的。我知道,那是秦语嘴巴的温度。秦语的脸上可谓是一片狼藉:从发梢到脸颊,再到嘴上,一片都是黄白色的浑浊液体,甚至有一些顺着下巴,滴到了她的脖子上、胸前,而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,另一只手正在将脸上的精液抹匀,还不时地抹在自己的身上,像极了黄片里的女主角。「亲爱的……嗯……说……我骚不骚……」「……骚……语姐……好骚……」秦语笑了笑,回头看了看从高潮中已经恢复了的梓娜。「亲爱的……我要你让梓娜妹妹也爽一下……」听到秦语的话,我心中是又惊又喜。我虽然知道,也领教过秦语骨子里对性爱不同的理解,但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让我去肏别的女人。有句话说,情爱的发展是双向的。难道秦语也有着这么一种暴露自己爱人的特殊「癖好」?「钱哥……快……快来插我……我要……」梓娜也合乎时宜地娇喘道于是,我从秦语的怀中挣脱开来。而这也便宜了刘克。由于秦语的臀部一直撅着在,所以我一起身,臀部位置微微下降,正好对上了刘克的鸡巴。还没等我完全站起身,就见秦语一个趔趄,手顺势扶在了墙上。那一声由于下体被侵犯,而发出的舒畅的淫叫,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。而此时,梓娜已是「饥渴难耐」了。我刚一走到她身边,她就立刻抱住我。我也就任由她把我摔到了那一张折叠床上。刚才才射完精的阳具,虽然做好了「重装上阵」的准备,但还是有些软趴趴的。梓娜妖媚地看着我,用舌尖在我龟头的凹凼处轻挑了一下,接着一下含住了我的鸡巴。她的舌头霸道地搅动着,但并不再深入地往嘴巴里吞。很快,在梓娜的添吮,和身旁秦语淫叫声的「双重夹击」下,我的武器又重新「站」了起来。梓娜缓缓地将龟头吐出,一缕晶莹的津液也牵扯而出。正当我沉醉于这「美景」之中时,梓娜牵起我的手,扶在她酥软的乳房上。我轻轻地揉捏着,梓娜的屁股也不老实地在我的裆部不断摩擦。「钱哥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」我点了点头,刚才的剧烈运动迫使我放弃了主动权。梓娜用手握住我的阳具,简单套弄了几下,然后将龟头放在湿透了的洞口,一下坐了下去。「啊…………」梓娜小声地叫着。然而这种姿态并没有保持太久,梓娜稍稍调整了一下位置,使我们的性具能更紧密地贴合。梓娜撑住床。她开始上下移动她的身体,我的鸡巴也跟着从她的小穴中抽出,又插入。她那一声声的淫叫告诉我,她正在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刻。「……哦……哥哥……好棒……好大……梓娜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」而秦语仿佛是在和梓娜比赛一般,她的淫叫是一声高过一声,语言也是一次比一次下流。「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插……插我……喔……啊……还……还要……好棒……快……肏烂……骚屄……秦语的……啊……骚屄……啊啊啊……嗯……」梓娜也是不甘示弱。「……哦……钱哥……你说……啊……秦语……和梓娜……谁……更骚……嗯……谁肏得……爽……」虽然我已是意乱神迷,但基本的理智尚存。「语……语姐……骚……」「梓娜……不骚吗?……啊啊……哼……我要哥哥尝尝……我的厉害……」梓娜刚说完,一下扑倒在我身上。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下体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死死夹住,又像是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正在疯狂地吸着我的阳具。而梓娜,正在我的身上快速地拱动着。一时间,女人的淫叫声,交合的撞击声,摩擦而使爱液迸溅的水声,此起彼伏。倘使你不看这一幅画面,光是听声音就足以联想出这淫糜的场景。梓娜还是那么的敏感。就这么拱动了几十下,她突然抱紧我,「啊啊」地叫着。下体处,蜜肉勐烈地收缩,爱液的分泌也达到了顶峰,喷涌着袭来。梓娜高潮的呻吟也吹响了刘克「投降」的「哀乐」。他将武器从秦语小穴中抽出来的一煞那,白色的浑浊液体随即喷出,秦语的翘臀上瞬间留下了男性的痕迹。「唿……啊啊……好烫……老公……快……你也射……我还要……还要吃你的精液……」这时候的梓娜已是两次被我送上高潮了,她的运动也是越来越无力,有些要虚脱了。我也是从梓娜的身体中抽离,挺着那挂满白色物质的鸡巴,径直走到了秦语面前。这一次,秦语没有再「折磨」我,干脆地含住龟头,藉着上面液体的润滑,贪婪地吞吐着。「唔……唔……老公……哦……好好吃……唔……好甜……喔……还有梓娜的水……喔……」在梓娜体内活动了快半个小时的鸡巴本来就做好了射精的准备,秦语这么一刺激,不到五分钟,我就将滚烫的精液送入秦语的口中。秦语也毫不含煳,照单全收。沿着她的嘴角,一滴精液落下,这幅场景,怎一个「淫」字了得?经过这几个回合的缠斗,梓娜已是有些招架不住。秦语虽然还有些意犹未尽,但我们两个男生也是无心恋战,只得作罢。不一会,刘克带着梓娜先行离开了。秦语穿好衣服,坐了一会。就在我准备带着秦语去清洗脸上精斑的时候,一阵敲门声响起菊花好养金币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